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运营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新政“满月”,深圳电商企业何去何从?

编者按:

今年3月24日,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从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考虑,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策。然而,在新政冲击波下,一周内郑州、深圳、宁波等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进口单量分别比新政前下降70%、61%、62%。从4月8日跨境电商新政落地至今,高速发展两年有余的跨境电商度过了艰难的一个月。

新政的本意为了规范其发展,却意外误伤了大部分跨境进口电商企业,甚至危及其生存,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政策预期。国家有关部委也开始高度重视这一问题,频繁调研跨境电商企业。5月26日,经国务院批准,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规定的有关监管要求给予一年的过渡期,财政部、海关总署、质检总局日前已通知实施。这个通知给了各试点城市及跨境电商企业一个过渡、转型的机会。诚然,调整税收,促进跨境电商规范发展是大势所趋,但是,对待跨境电商是否一定要与传统外贸,在监管、税负上搞“一刀切”的“公平”,是否有利于国家“互联网+”战略的实施,这是关注深圳跨境电商前景的人们必须直面的思考。下文是笔者采访的若干情况。

近期,笔者走访了市内保宏、递四方、海豚供应链、跨境集市等多家知名跨境电商平台和企业,得知跨境电商新政“满月”,我市跨境电商企业甘苦各异,有的遭遇寒流,有的调整进口策略,有的止步观望。按照《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跨境保税模式零售进口商品,将按照货物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购买商品的个人作为纳税义务人,实际交易价格作为完税价格。此后,相关部门先后公布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简称“正面清单”),并规定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需按货物验核通关单,并对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保健食品等商品提出了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然而,受新政影响,出现大批进口商品无法通过保税模式进入国内,导致单量缩水,大量以保税模式进口的跨境电商企业面临供货量不足的尴尬局面。

跨境电商业务量大幅波动

据某跨境平台介绍,“平台有近20000商家,每天有2000-3000个商家发布自己的货源和需求。作为一个供需对接信息中介平台,能更全面和敏锐地了解新政影响,进入四月,我们就发现对保税货源的需求大幅减少,截止5月10日,求购数量下降37%,而货源单也下降了12%,供给过剩矛盾更加突出。”

深圳保宏进口部总经理冯泉介绍,新政实施后,其单量下降明显:税改前一天5-6万单,而新政之后第一天单量769单,第二天14672单,第三天不到35070单。他们的合作方之一某电商在新政出台之前每天从前海保税仓要发出两万单货到内地消费者手中,新政之后每天发货量还不到两千。冯泉还介绍,受新政影响,该公司10万平米的保税仓,出现大面积退租现象,保税仓储开工率不足30%,之前投资的自动化设备也开始闲置,部分服务企业已经开始裁员,保税区物流工人由高峰时期的1000多名压缩到现在的不到100人。

海格物流跨境电商服务的负责人廖树德表示,保税备货主要适用于民生产品,大部分属于相对低单价的畅销产品,换句话说就是“爆款”。因为不是“爆款”,商家也不敢大量囤货。现在问题是这些“爆款”很多都没有出现正面清单上,这正是导致企业货物清关无法正常进行的主要原因。

递四方海外电商事业部总经理陈俊认为,新政对跨境电商会造成一定冲击:“对于食品、保健、母婴、日用品类成本有较大影响,从过去的基本免征到现在要征收11.9%的跨境综合税。以花王尿不湿这一产品为例,税改前一包单价约为120元,消费者买4包的价格是480元,尿不湿行邮税率10%,那么应交税48元,但因为没有到50元行邮税的起征点,所以相当于纳税为0。税改后,无论总价值是否到500元,都需要交11.9%的税。四包则需缴纳120*4*11.9%=57.12元。这部分钱会增加到消费者头上,也就是说原来消费者买四包尿不湿需要付480元,现在需要支付557.12,比之前涨了11.9%。”

据统计,在跨境电商中,目前单价在2000元以上的商品主要为服饰、箱包、小家电等,占跨境征税的50%。有分析者认为,若政策收紧,代购市场的套利空间又将重新扩大。单价2000元以上的物品将成为代购、水客的重点目标,重回灰色渠道,游客将加大出境购买力度,将阻碍中高端消费回流国内。

    备受争议的正面清单

此次“正面清单”的推出一波三折。4月7日,财政部等11部门正式公布《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这一批正面清单包括了1142个8位税号商品,涵盖了部分食品饮料、服装鞋帽、家用电器以及部分化妆品、纸尿裤、儿童玩具、保温杯等商品,但液态奶、生鲜、保健品等在内的多款热销产品未包含在内。随后,4月15日,财政部、发改委、商务部等13个部门共同发布了第二批正面清单,此次新增151个税号产品。随后海关总署还公告称,4月8日前运抵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或者保税物流中心(B型)的跨境电子商务进口商品,不受上述正面清单限制。

对此,冯泉表示,这个“正面清单”并没有尊重市场的客观需求。两次“正面清单”累计覆盖1293个税号产品,而据1月8日深圳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深圳前海保税港区全年共备案跨境电商商品36603品种次,超过96.47%的商品名单不在所谓“正面清单”之列,而属于“负面清单”,受此限制,绝大多数备受市民欢迎的食品、化妆品、保健品、母婴用品短期内将无法进口。因此,新政执行后保税区有大量商品因为没有通关单要退转境外,部分在途货品也被卡在港口无法进入。

让跨境电商企业备受煎熬的根源在于“正面清单”的局限性。在新政实施前,深圳等综试区企业进口货品的报关手续是订单、运单和支付单三单对碰,报检只需半天时间,货品即可入区上架以待销售。但4月8日开始实行的新政则规定,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需按货物验核通关单,但在实际操作中,多数跨境电商都无法提供通关单所需的资质、单据证明。

冯泉认为,新政的本意为堵住税收漏洞,但由于清单要求跨境电商按货物提供质检通关单,相当于将一般贸易的检验检疫要求加到了跨境电商进口上,这样做是否有利于国家“互联网+”战略的实施,他表示怀疑。以食品通关为例,办理通关单需随附原产地证书、卫生证书、食品成分分析表、进口许可证、企业首次进口食品类的进口声明、出入境食品包装备案书、安全性评估材料等10余种单据,还需办理境外生产企业注册、境外出口商备案等前置性审批,不仅手续繁杂、办理时间长,且未能满足前置性审批条件的商品将无法进口。

此外,货物在进入中国向国检申报时,除“检疫”环节外,还需要提供相应的原产地证、卫生证、销售许可、动植检证、质检报告等文件,像首次进口的化妆品须获得食药监总局核发的化妆品许可批件,首先样品需要送食药总局指定的化妆品行政许可检验机构检测,平均耗时2个月,之后送食药总局药化司化妆品处进入备案流程,平均耗时 6个月,加上排队等候时间(食药总局每年受理约2万份申请,仅5000份注册备案成功),全套备案流程在顺利的情况下需耗时至少一年。样品检测费在8000元以上,通过代理公司注册备案费用在2万-10万元。面对如此复杂的审批流程、漫长的时间周期和高额的检测费用,受访的跨境电商从业者表示,按照现有的监管要求,未来保税区经营模式如何走十分迷茫。

 

    一般贸易和直邮或成跨境电商趋势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一站式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平台的递四方对电商新政感同身受。据该公司海外电商事业部总经理陈俊介绍,“4.8新政”之前递四方就暂停采购观望局势,新政出台之后,及时地调整了平台上的品类,大幅增加了一般贸易和海外直邮的数量,“尽管保税区发货速度更快,体验更好,但是受通关单和正面清单的两大影响,我们决定放弃部分保税备货,提升直邮的比例。另外由于税收政策的调整,部分产品走一般贸易价格更优惠,我们也会增加完税产品的采购,后期完税产品采购将达到一半以上”。目前,递四方在海外有35个海外仓,未来公司会逐步将目光从保税进口,转向直邮进口和传统一般贸易。

某跨境平台介绍,通过平台数据显示,直邮货源需求增加了114%,是原来2倍还多。对一般贸易即完税货源的需求,也增加了80%。受到需求的推动,完税和直邮货源的供应商数量大幅增加,注册商家和货源单环比增幅都超过50%,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对于走秀网来说,新政的影响不大,走秀网副总裁吴盛幸介绍,“实际上走秀网一直以直邮模式为主,因为我们的商品差异性很强,不适合备货。”

保宏也积极采取应对措施,针对不在正面清单名录上的产品,保宏目前考虑转运至香港仓,然后从香港仓走直邮模式,但香港仓的价格会比国内保税仓大概要贵3-4倍。冯泉称,“今后的业务方向是‘保税+直邮’的组合方式。保宏在香港目前已经有1万平的香港仓,同时也在进行扩张。”

单新宁还认为,此次国务院相关部委发文,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规定的有关监管要求给予一年的过渡期,一年之后(2017年5月11日)则将严格执行一般贸易通关单的管理。大家应该意识到的是,在这一年缓冲期内,从业企业须尽快实现转型、升级供应链或与海外供货商达成深入合作,得到商品的原产地证、合同、发票等相关文件。尤其是对于化妆品、保健品等监管严格的商品,企业在引进新品时还需要做更多努力,否则将失去新品上线快和SKU丰富的优势。未来,建议从事跨境电商的企业采取“海外仓+保税仓”两条腿走路的形式。“当然由此以来导致香港、台湾、越南等海外仓一个月内租金大幅上涨,生意红火。以香港为例,海外仓租金已经涨到每平方150-170元人民币,是深圳保税仓租金的4倍。”单新宁同时表示,目前,大平台也都在积极布局海外仓,海外仓的门槛相对比较低,短期内可能会过剩。

   对跨境电商新政的思考

此次跨境电商新政实施一个月所暴露的问题值得深思,决策部门在制定政策时是否进行全面而深刻的调研;制定的政策是否具有延续性;各相关部门是否做好了有效沟通?笔者希望通过对跨境电商新政所暴露的问题进行思考,以期对跨境电商未来的政策走向有所启迪。

跨境电商产业链集聚效应受到冲击

新政的实施导致2014年以来初步形成包含供应链、物流、快递、物流园、仓储等在内的跨境电商全产业链都受到冲击。当年9月,深圳市获得海关总署批复,成为全国第七个获得跨境电商进口试点资格城市,前海湾保税港区为首个试点区域,前海跨境电商产业链集聚效应初见成效:一时众多进口消费品集散中心、一批本土跨境电商优秀企业和一些国内知名的电商平台汇聚前海。而跨境电商新政实施以来,受新政的冲击,深圳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进口单量比新政前大幅下降;曾经火爆的保税仓出现大的空置率;有的平台干脆单方面中断了供应商的合作;一大批人力外包服务公司出现大规模裁员;这些都严重制约了跨境电商服务业的进一步发展。

2.正面清单设计不接地气

“正面清单”与市场民生需求相脱节,此次新政的设计思路有待商榷。据1月8日深圳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外公布,2015年,深圳前海保税港区(以下简称前海)全年共备案跨境电商商品36603品种次,而今年4月7日、4月15日,财政部等13个部门分别下发了两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分别涉及到1142个、151个税则号列,如按照正面清单管理,前期试点的96.47%的品类将面临退出。

3.跨境保税进口投入资源闲置

从已有的投入来看,地方政府前期已经投入大量成本建基础设施也面临资源闲置的困境,例如为最大限度让企业快速通关,前海保税区利用物联网技术,设计了“电子围网”监管方式,通过闸口监管设备、电子关锁、GPS定位等科技手段,在保税港区设立了冷冻品专用查验台;前期在政府的号召下,一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为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提供快速通关和全方位的供应链管理服务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平台、打造的保税仓、厂房、物流平台,国检平台、快速通关S光机、基础建设等费用变成沉没成本的尴尬境地;另外有些企业经过了数轮风险投资,现在政策突变,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一些企业开始退出投资。

跨境电商监管带来挑战

受新政的影响,正常跨境保税进口渠道受阻,导致海外货品通过直邮、转运等方式进入国内会重新迎来大的发展空间;水客、代购等灰色渠道又重新兴起,增加了跨境电商监管的难度。一般贸易进口的环节多,手续也更为复杂,这将使跨境电商及时快捷优势丧失殆尽。事实上,从新政实施的情况看,许多跨境电商难以满足一般贸易的监管要求。一般贸易前置审批周期太长,难以满足跨境电商对时效性的要求;再者,一般贸易检验检疫成本过高。以保健品为例,每个品类检测备案费用在50万至100万元之间,对此跨境电商实在难以承受;最后,按一般贸易监管将使综试区彻底丧失优势,综试区将因仓储物流成本高昂而无人问津。

政策制定前缺乏深入调研和部门衔接不到位

新政出台前,财政部、海关总署和国税总局等三部门对进口税率进行过调研,但对关系行业生死的按一般贸易监管、化妆品注册备案等规定,相关部门调研并不充分。跨境电商作为新生事物,相关政策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政府应给予适当的调整,促进其逐步走向规范化的发展方向。在电商新政实施前,政府应尝试先行先试模式,在深入调研、全面总结跨境电商试点城市的实践经验后,探索适应跨境电商特点的监管和扶持措施。

作者 王与剑 深圳市信融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品牌总监

 

上一篇: 极力追求简单、体验的设计?不妨先了解下「复杂度守恒定律」

下一篇: 工信部:2015年通信运营业统计数据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