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电商
王兴错了,2019年会更好

一大半人在感慨:2018,为何如此艰难?

另一小半人,在思考2019年会不会更好。

美团创始人王兴转发了一个段子,获得很多人的认同: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还有一个春节老段子也开始出现:一个多月后,中国将陷入西方媒体和悲观经济学家预测的那样,工厂停工,商店关门,餐馆停业,政府放假,股市无法交易,有钱人家拖家带口跑到海外,本地百姓则大量囤积食物,很多家庭在门口张贴标语,大街上充斥着爆炸物残余的火药味,人们无所事事,喝酒打麻将打牌。

当你悲观的时候,当然会看到更多的悲观消息。你会看到故宫推出口红的新闻。根据“口红效应”,有人会得出结论,经济不景气导致口红作为廉价的奢侈品热销。

图为一打口红

可是我在亚马逊的黑色星期五期间,购买了一打ck内裤,那么根据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支持的男性内裤指数,我购买内裤的行为,似乎又可以中和故宫推出口红这一利空,同时得出结论,经济正在向好。

不幸的是,以上都是相对片面的结论。如同上述春节段子依据西方经验的观察得出了错误结论一样,有着中国互联网难得幽默感传统的美团高管团队核心王兴同学,这次同样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如果剔除众多外部因素,只看人口红利这一核心数据的话,中国互联网的市场并非如王兴般悲观所料会陷入持续下滑。

相反,在经历2018年波谷以后,中国互联网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将在接下来数年内迎来缓慢增长和复苏。

~~~这是读了二十年统计年鉴的分割线~~~

以数据来说明结论会更加有说服力。考虑到中国统计数字的多样性,我们选取了相对接近于出生人口,且入学率接近于百分之百的小学教育数据进行分析。

之所以选取这一数据,也是为了更便于前置推导出生人口,以及后期推演能够投入到劳动市场的劳动人口。注:中国人口自九年义务教育毕业后即陆续进入劳动市场,可算作新增劳动人口。

《互联网京日记》查阅了自1998年-2017年二十年期间中国教育部相关统计年鉴,统计了二十年内的小学入学人数,以及2006年-2017年十二年间的小学毕业人数。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净下降趋势近年来有向好趋势。

图片摄自教育部网站

中国新增劳动力的减少,在过去十年间,非常明显。自2006年开始连续十年,小学毕业人数即逐年下降,直到2016年,小学毕业人数方得扭转为正向增长。

这也意味着,2015年的小学毕业生,于2018年初中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陆续新进入劳动市场,此时中国的新增劳动人口,达到近十年最低谷。

新增劳动人口减少以及老龄化人口增多,加上诸多内外部政策因素,难免会导致用工年龄结构接近于餐饮业的美团王兴会和大多数人一样,可能觉得2019年会是最难的年份。

幸运的是,数据趋势表明,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中国新增劳动力市场将出现连续两年正向增长,虽然接下来三年新增劳动人口再次下降。

直到2024年,中国又将迎来连续三年的新增劳动人口增长,市场将全面复苏。

二十年来小学入学人数

退一步讲,即使将新增就业人口计算延缓至高中毕业,那么最远在2027年,中国经济也将迎来明显好转。

更重要的是,即便实体经济不景气,也可能意味着消费者将通过更具经济效率的互联网寻找更廉价的娱乐和消费方式。

这些数据均可以表明,在旧有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新增劳动就业人口及其带来的消费力,在未来五年内,最差也应该为波动震荡局面。

故此很难将2019年定义为未来十年内最好的年份。

经纬投资创始人张颖同样认为,2018年艰难这话题,被放大了。

所以,我们暂时得出一个阶段性结论,王兴错了。

~~~中国有能力反思和应对贸易战~~~

抛开王兴错了这个话题,重新分析一些因素,尤其是令大家非常担忧的中美贸易战因素,也可以得出中国互联网未来仍有很大潜力的结论。

闭关锁国会带来坏的预期,坏的预期可能会带来坏的结果。当美国政府也开始出现过度干预自由市场趋势的时候,全世界的预期都会变差。

甚至有人已经在悄然做空美股,道指连日来的下跌即是佐证。

昨天晚些时候,根据中国地方法院授予美国高通公司的临时禁令,高通公司要求美国苹果公司四个在华子公司立刻停止涉及到高通两个专利的、在中国进口、销售和预售未经授权产品的侵权行为,相关产品包括热销的iPhone8、iPhone8plus和iPhone x等手机。

这些都表明,中国人的智慧足以在遭受贸易战打击后,找到正确的和美国人相处的模式。

~~~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度过上次危机~~~

中国经济吃人口红利已经很多年,人口危机的问题也喊了很多年,互联网公司尤其是游戏公司由于用户的天然年轻化,在人口红利问题上会感受更加明显。

只是人们已经忘记,当风停的时候,猪会从天上掉下来,但是,雄鹰会继续翱翔在天际。

上一次危机,中国互联网公司已安然度过。据报道,早在2010年,包括腾讯、网易和盛大等全国游戏巨头在内,均喊出该年会是艰难的一年。事实上,2010年的网游市场也已连续三年增速放缓。

其时,《第一财经日报》曾经撰文指出过互联网公司尤其是游戏公司如果不改变增长模式,将陷入人口红利后的增长瓶颈,并建议游戏公司在提高单位人群消费之际,提前应对,互联网公司应早日布局电商、音乐、视频、餐饮、旅行等新的消费链,在专注消费市场的同时,也要做的更加2b。

此后,由于苹果等智能手机普及以及微信的发展,移动互联网时代全面来临。游戏行业延缓了人口红利危机的到来,而且吃到了移动互联网游戏的巨额红利,迎来了新的增长。

直到2018年,众多互联网公司企业包括游戏公司的业绩增长明显放缓甚至出现下滑,大众才再次深刻感受到互联网行业增长瓶颈全面来临。

~~~中国互联网的新机会在哪里~~~

接下来,又到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寻找新机会的时刻。

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改变过去的增长模式迫在眉睫。

腾讯公司拥有中国最多的消费者,在经历了游戏替代增值服务,微信与QQ双雄并起之后,即将迎来新的变革。

即使是新游戏由于政策审批因素,可能接下来会继续影响腾讯以及网易等公司的收入。腾讯公司也有可能发现并跟进新的游戏增长市场。

此时回顾马化腾在知乎高屋建瓴、前瞻性的提问可以看出,腾讯已经在寻找下一次中国未来十年内基础科学突破机会,也在寻找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的机会。

对于即将退休的马云而言,消费升级的任务仍然非常重要,阿里系众多公司不能坐在人口红利消费的功劳簿上,仅仅是从淘宝到天猫的消费升级还不够,人民群众需要更好的消费升级,小微企业也需要阿里云的服务。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阿里系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最终双方达成进出口减税措施,跨境电商有望迎来一波增长。

京东则首先要度过当前的难关,才能重新领导包括拼多多在内的其他电商公司挑战阿里系。

小米公司的物联网战略可能会大获成功,在百度搜狗等公司推崇的ai战略实现之前,移动互联网和ai之间的时代,可能是具有较多家庭娱乐色彩的物联网。早已在物联网充分布局的小米公司,或许即将迎来新的爆发。

在旅行领域,携程及其投资的同程,凭借先发优势,仍将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餐饮外卖领域,美团和饿了么的竞争仍将继续,也许他们能够发现并占领包括房屋租赁在内新的消费服务市场。

新浪微博则需要寻找广告之外,新的业务增长点。

出行汽车市场,电动车、二手车等领域已经有了部分领先者,但是目前还很难判断谁将脱颖而出。

非常有潜力的是头条系。在微信之外仍然能占据用户手机大量时间的抖音,想象空间几乎不亚于微信,将来抖音与即时通讯工具的结合,也许会给大家带来更大的惊喜。

更多新的领域也许会产生新的小巨头。例如分期付款以及借贷式消费,将吸引到更多新一代年轻人。周薪制对于部分用工灵活的单位来说,将对年轻人构成一种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在亲子家庭、教育类在线市场,需要继续观察谁是佼佼者。

注:本文不构成对上述公司的投资建议,本人目前仍持有少量腾讯公司股票。

来自:京日记

上一篇: 如何发现并避免网站被劫持

下一篇: 美国科技股“死亡螺旋”降临?